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彩灯历史

新闻动态News Center

民国时期的自贡灯会
文章来源:天翼彩灯post time:2018/07/31read:

民国时期的自贡灯会,承继了清代的传统形式和内涵。但因20年代及30年代初的四川军阀混战和抗日战争以及国民党政权在40年代末的风雨飘摇,不时出现了间断的停歇,在灯会传承上出现了缺失的链环。据史籍记载,民国时期所举办过的可以称得上大型或较大型的灯会,仅有1916年、1941年、l942年、l943年1945年等数次。在自贡灯会的发展沿革中形成了低迷的现象。总之,民国时期自贡灯会的走向和发展是不平衡的。除在一些特定的历史时段外,不少时期都黯然失色,停滞萧索。(本书所举民国时期的自贡灯会记载和史料均采自《自贡灯会志》,后同。)

民国时期的自贡灯会出现了一些演变,主要表现在大型的灯会均在特定的具有纪念意义的日期举行而悖于春节元宵这一约定俗成的传承线路。民国时期最大型的两次灯会一次是在1916年为悼念黄兴、蔡锷逝世而举办的。平常年份多在双十节时举行提灯会和灯彩、焰火和游艺活动。其次在这一时期的灯会形式和灯品制作方面,也出现了一些突破,如提灯会的兴起和盛行与一批新灯品的问世等。 

民国5年(1916年)10月30日,辛亥革命巨子,孙中山先生的亲密战友黄兴病逝于上海;为讨伐窃国大盗袁世凯,反对封建帝制复辟立下了卓著功勋的大将军蔡锷11月8日病故于东京。当时的大总统黎元洪以元首礼仪举行国葬,并通电全国公祭。自流井为此举办了盛大的追悼会和灯会。灵堂仍设在陕西庙,各团体绅商及民众拟送挽联及祭典礼品,以大字书写的孙中山先生祭蔡挽联:“平生慷慨班都护,万里闯关马伏波”贴在灵堂上。自流井的街道扯了“瞒天过海”,灯展时问跨越春节,会期较长。灯会的规模、民众的参与以及民俗活动的品类,均超过了宣统元年举办的皇会。不仅彩灯数目增多,晚间还放火炮、烟花,舞狮灯、龙灯,漫长街道五光十色,游人如潮。有些富庶人家在热闹地段两边或过街住房处自搭楼台观赏。整个气氛除哀悼、缅怀、追忆黄、蔡将军的伟大革命功绩与人格,祈祷英灵千古永存外,还有庆贺建立不久的民国粉碎了封建复辟的阴谋,获得了新生的喜悦,以及人们展望未来企盼美好社会的愿望。 

自贡地区的提灯会,萌芽于清末,盛行于民国时期,逐渐成为民国时期举办灯会的一种具有代表性的表现形式和组织方式。清末民初,每逢春节元宵之夜,在自贡地区中心地带的自流井主要街道上,常会出现一些提灯游街的队伍,多以当地盐业大家族和他们拥有的井、笕、灶、号职工为主体。提灯游行的队伍序列一般是这样组成的:最前面由一对大纱灯开路,随后是四至五对圆灯,紧接着是若干对长方形灯笼,以竹为框架,以油纸裱糊,灯笼上以朱字书写某姓、某堂、某号的名称,再其后为手执亮筒子的方队,亮筒子一般以盐井所用竹篾编就的纤藤一段,顶端缠裹棉纱布条,饱蘸盐井生产中推水时推出的井油,即石油俗称癫毛油,点火即燃,亮筒子方队火光映空,蔚为壮观。尾随亮筒子方队的是闹年锣鼓,人们将鼓挂在腰前,将锣悬吊在一片大竹篾上,竹篾顶端扎上红色的绸结,竹篾从人的后背插入腰带。这样,一面大锣就挂在敲锣人的面前,一边行走,一边敲锣击鼓,声震街问,喜庆热闹。闹年锣鼓之后,便是众多的提灯游行者。手提彩灯的制作,可谓各出心裁,各表心意,五花八门,异彩纷呈。多以花鸟虫鱼、走兽飞禽造型,千姿万态,各显神通。有的制灯者还精心设计制作了一些造型奇特、工艺精湛的彩灯,给提灯会增添了一抹亮色。民国l0年(1921年),在荣县举行的提灯会上荣县中学学监赖君奇制作的彩灯,是一盏直径为一半的圆形“地球灯”,特别引人注目。灯上世界地图中的中国用红墨水涂得绯红。提灯游行时,他插在游行队伍中用竹竿高高擎着,非常突出。灯里烛光熊熊,把祖国照得通红鲜亮,观者见之,爱国之情,油然而生。 

民国30年(1941年)“双十节”,正逢湘北大捷,收复宜昌、郑州。当天街上挂满国旗和五颜六色的标语,满街张贴着壁报。下午四时,机关、团体、学生、武装人员,每人手提灯或执着火炬前往慧生公园(现彩灯公园)集合,庆祝典礼会结束后,绕自流井街道游行,这次最吸引人的是汉章小学的飞机灯。 

民国31年(1942年)元旦,自贡各界人士及群众从午后三时起,手提各色各样的灯,手挚各色各样的火炬,齐集慧生公园体育场举行庆祝仪式,会后举行了提灯、火炬游行。 

游行次序为:宪兵(一部)军乐队、市党部、青年团、经检队、市政府、盐管局、防空部、新运会、法院、国民兵团、政治指导室、警察局、东场署、西场署、邮检所、邮政局、营业税局、直接税局、青年服务队、联谊社、二五补充营、各同业工会、各职业工会、宪兵(一部)。游行行列中夹有汽车,还有消防队参加以确保安全。 

游行路线是:会场、公园出口、灯杆坝、盐店街马路、新新桥(现解放桥)、王爷庙、三圣桥、兴隆街、石柜台、天宝井(现市府三宿舍)、东源街口、正街、新街、回龙街、新桥。

游行行列先头至王爷庙时立定,整理队伍后,齐放灯火,发令通行街区。凿井工人制作的“天车推水”特别精致,匠心独运;印刷业职业工会耍龙尾巴者,穿上古老的广东婆鞋,写上踏平三岛字样,引起路旁看热闹的人哈哈大笑。 

民国32年(1943年)10月自贡市国民政府布告:“为庆祝总裁膺选国府主席及三十二年国庆纪念大会,上午九时在公园体育场合并举行,并于晚问提灯游行……是日晚一律燃放鞭炮以示庆祝。” 

民国34年(1945年)的“双十节”是抗战胜利的第一个国庆日。晚上提灯分三处举行,第一游行区(第一、二区所在地机关、团体、部队、学校、保甲参加),第二游行区(第三、四、五区所在地机关、团体、部队、学校、保甲参加),第三区游行区(第六、七、八、九区所在地机关、团体、部队、学校、保甲参加)。 

第一游行区从灯杆坝到光大街,长长的提灯游行行列整齐地通过街道。游行队伍中,市立师范的女学生,身着阴丹布服装,手提三角形灯,整齐划一,色调柔和;市师范附小的飞机灯,高举头上,次序井然;昌平小学的红绿灯特别可爱;育英小学的学生唱着国庆歌;汉章小学学生则奏着军乐,步调一致,灯光摇弋,景色最妙;蜀光中学设计制作的“天皇”和“坦克”以及一区公所的大龙灯,市渔会的鱼虾灯等别具风格,惹人注目。群众欢呼声、爆竹声响彻市街。《川中日报》的《“双十节”之夜》一文写道:“工农商学兵,大家一条心,行复游行,各自带着灯。” 

民国34年(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消息传到自贡,家家狂欢不止,市上爆竹倾销一空,商店住户烛光辉煌,各社团相继以锣鼓奏趣,无锣鼓者执铜铃摇街过巷,有在楼上悬放鞭燃炮者,也有将鞭炮捆在自行车后沿街放者,响声不断。慈善福利会、停云社及国民兵团各项鼓乐、灯笼、火炬、龙灯狮灯在街道游行庆祝,欢呼达旦。 

9月3日午前10时,在慧生公园举行“自贡市各界庆祝胜利大会”。9时由警备司令部鸣礼炮l01响;9时半由防空指挥部放汽笛l0分钟。 

晚7时,各界队伍自慧生公园体育场出发,开始“胜利火炬游行”。晚l0时在大街放射探照灯交作V字形,谓之“胜利之光”。4日、5日晚除继续火炬游行外,4日晚9时在公园施放烟火,5日晚增加狮灯、龙灯街头表演。 

民国31年(1942年)至民国34年(1945年)荣县每次提灯会规模颇大。参加游行的人天黑前到公园集合,天黑后游行开始,其游行路线由公园出发,经现在健康路右转,到西街,出西门过西门桥上公园,沿公路游到锁江桥,过桥穿外南街右转,从大佛寺下到东门桥,进入东街,转回公园解散。提灯者众多,游行路线长。



TAG:
4006-820-810QQ:271144208.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please contact us immediate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