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名俗活动

新闻动态News Center

武汉三镇自贡灯会
文章来源:天翼彩灯post time:2018/07/31read:

“北海龙灯会”和“广州自贡文化经贸灯会”一北一南,在华夏心脏和改革前沿都是盛况空前、赞誉鹳起。l989年的“5.1”国际劳动节,自贡灯会又来到中华腹地、长江中游的著名城市——武汉。

 

历时40天的展出,使中山公园成了武汉三镇的文化活动中心。自贡彩灯给三镇带来了美伦美奂的夜景,给三镇人民带来了民族风格与现代光电技术和谐统一的艺术享受,也犹如在长流不息的扬子江中投入一巨石,激起三镇人经济和文化观念的阵阵波澜。展出前后,湖北省和武汉市的传播媒介纷纷推出各类报道,从其标题就可看到三镇人眼中自贡彩灯的倩影,从其誉词便能感受三镇人心中自贡彩灯的份量。

 

《武汉晚报》——鱼龙跃江汉星斗落人间明日就是五一国际劳动节,年年此节日都有一番节日气氛,今岁气氛不同以往,四川自贡灯会来武汉展出,给这仲春节日之夜添上一笔异彩。

 

观灯历来是中华民族传统的民俗活动,历代文学作品中爱”,“人与万物共欢乐。”

 

对灯会都有描述,最著名的大约就数宋代词人辛弃疾的“东风夜放花千树”。昨夜,宋代词人笔下绮丽的灯会美景,又再现在武汉市中山公园中。

 

比起辛弃疾笔下的灯会,今日灯会更有不同。中山公园各处闪烁的万盏灯火,在传统民族工艺的剪纸扎糊技巧上,引进了现代光电技术:激光全息片、逻辑集成控制器、数控器件译码器、计数器、声控、光控等先进技术的运用,使这古老的灯光散发出强烈的时代气息,可谓时代在进步,灯会亦不甘落后。

 

《长江日报》——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觅素有“灯城”之称,近年来又因不断发掘稀世珍宝恐龙化石而闻名的四川省自贡市,昨晚起在中山公园推出了35座构思奇巧、晶莹剔透的大型彩灯,从而为节日的江城平添了神秘欢快的气氛。

 

夜幕初降,中山公园宛若一片灯的海洋。公园大门左侧的湖面上,红花绿叶组成的“荷花灯”顺风摇曳,碧波上荡漾着彩灯的侧影,使人如入梦境。由数条恐龙、翼龙组成的“恐龙奇观”区,一条肉食龙正吞噬着素食龙;而个头矮小的翼龙则作出腾空欲飞状。偌大之恐龙蹒跚而行,彩灯迷离变幻,疑幻疑真。“白雪公主”灯区前,聚满了孩子和家长。7个小矮人滑稽地出场:美丽的白雪公主则礼貌地鞠着躬,人群中欢笑一片。“猴子捞月”、“群龙戏珠”、“龙凤呈祥”、“二龙抢珠”等灯区,彩灯斑斓绚丽,造型妙趣横生。

 

《湖北日报》——自贡灯艺甲天下声光形动惊造化闻名中外的四川自贡花灯使夜幕笼罩下的中山公园流光溢彩,熠熠生辉;游人在五光十色的灯丛中流连忘返。

 

自贡早在唐宋时代就有在新年放灯的习俗。近年来,自贡灯会将现代电、光科技手段与传统的灯艺结合起来,不断推陈出新,融声、光、色、形、动于一体,形成大型、动态、立体化的特色,成为当今“世界一绝”。在展出的35个灯组中,“荷花仙子”采用了微机程序控制,只见“仙子”随着荷花的开合升降,徐徐旋转。“九龙壁”灯组仿北京北海公园九.龙壁造型,在机械传动操作下,九条蟠龙翘首移动,形态逼真。自贡花灯还以瓷器、废旧药瓶、吹塑玻璃、塑料等材料制灯,由上万件景德镇碗、碟、杯、勺、盆捆扎而成的“二龙戏珠”灯组和用l0万只玻璃药瓶灌注透明彩色水精心捆制而成的“二龙夺宝”、“孔雀开屏”、“双鹿鸣春”灯组,堪称花灯之奇葩。

 

《武汉晚报》——此景只应天上有仿佛魔杖点过,影影绰绰,闪闪烁烁,中山公园一瞬间变成灯海。上万彩灯相映生辉,那树,那桥,那流水,那山石,全在光怪陆离中。

 

入夜的中山公园风姿绰约,令人叹为观止。细雨如丝,薄寒袭人,游人如织。摩肩接踵,结伴而行的观灯人,着花衣,踏俏履,灯光摇曳处,笑语盈盈。人们睁大惊奇的眼睛,流连在火树银花丛中。中山公园不知可有记忆,如果有,也许在它的记忆中,从来没有如此灿烂辉煌的夜。人真多,园子也显得窄小了。

 

曾有人评价四川自贡灯会的灯为“高品位艺术”,如今这“高品位艺术”涉水跋山来到武汉,自然吸引了素来爱美的武汉人。

 

灯会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习俗,武汉人也爱玩灯。正月里闹花灯、元霄夜舞龙灯,寻常日子里,也偶而可见雏儿提盏玩具宫灯市曹戏耍。而如自贡灯会这样气势宏伟,规模庞大的大型灯展,武汉尚属鲜见。

 

走进灯光璀璨的中山公园,果被自贡灯会的魅力震惊。剪纸扎糊,燃个蜡炬在晚间招摇,早成了旧时灯会话题,今日自贡灯会,除去形式保留了民俗风格,灯的制作工艺远非昔比。

 

技术进步也反映了民族的进步,自贡的灯在照亮中山公园的同时,也从一个侧面照出了我们民族的进步。

 

《老年文汇报》——天宫景致在人间夜色苍茫,华灯初上,中山公园灯光辉煌,光海一片,游人如织,灯光如昼,盛况空前。这次在武汉展出的大中型灯组有35个,工艺灯500余盏。火树银花,江城不夜,创造出一片神奇美妙的艺术境界。

 

灯会制作的题材广泛、内涵丰富。35个灯组分别取材于民间传说、神话故事、古典名著……充分体现了灿烂的民族文化和深厚的文学修养。“女儿国”取材于我国古典名著《镜花缘》,灯组表现了个才华横溢的男子被“女儿国”国王选中为“王妃”,逼他成亲的故事。“水漫金山”描写了脍炙人口的自娘子救许仙的故事。“白雪公主”根据欧洲童话制作。“东方雅韵”灯组由《共度良宵》、《春江花月夜》、《梅花三弄》、《古乐新声》四个座灯组成。她以优美的中国民族乐曲为创作背景,巧妙地运用民间皮影和木偶艺术,形象地再现音乐主题,体现了东方文明古国特有的优美文化。给人一种古朴典雅、赏心悦目的艺术享受。至于“自贡恐龙”、“动物乐园”、“水中捞月”、“拔萝卜”更为孩子们所喜爱。这次灯会称为“文化交流”果然名不虚传。

 

武汉——自贡文化交流大型灯会是一次民族艺术欣赏的盛会,洋洋大观,奇妙无穷,给人们带来欢欣与美的享受。

 

《武汉晚报》——千灯万盏映湖水疑是银河落人间自贡灯会源远流长,早在唐宋年间就有新年赏灯习俗。

 

“狮灯龙舞”、“挂灯杆”、“放河灯”等活动代代相传。新中国成立后,自贡人办起“春节花灯会”,逐步突破了小型、单一、静止格局,将优秀的民间工艺与现代科学技术溶为一体,形成大型、组合、联动的特色。“以灯为媒、振兴经济”的口号深入人心。两届国际恐龙灯会,吸引了数百万中外游人,热情的观众誉之为“世界一绝”、“中国第一灯”。

 

自贡灯会在武汉中山公园再展雄姿。

 

“几十年未见过这样的灯景!”“真是灯灯有趣,景景有情!”观众如是评价。

 

《湖北人民广播电台》

 

乐在五光十色中我是北京人,北海公园中的九龙壁早就是我熟悉的浮雕艺术品。然而,当我看到用机械传动操作的九条蟠龙在壁上摇头摆尾、凌波戏浪、腾云驾雾的情景时,我还是由衷地惊叹了。这不但与北海公园的九龙壁神似、形似,而且,活了!

 

古人称谓中国为九洲,自贡人民让九条蟠龙腾云而起,正是表达了中华腾飞的愿望。

 

下雨了,有些人打开了雨伞,更多的人是淋着雨,陶醉于这美的境域。灯,在人眼前闪耀;人,在灯群中穿行。夜深了,人们却游兴正浓。“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风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这是宋代词人辛弃疾观元宵灯会填的词。我不是词人,然而,今夜观灯,也有了填词的雅兴。真个是:“声、色、形、神于一体,融科学,出绝艺,人惊梦落琼宫里。天上人间,诸景生灵,灯展创新曲。”

 

《长江日报》——天上人间疑幻疑真“武汉一一自贡文化交流大型灯会”在42天的展期中倾倒了江城l50余万观众,昨晚在群众一片赞誉声中降下了帷幕。

 

这次灯会,是武汉市40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群众文化活动。其间观众日场达30万人,夜场121万人,最多时一夜高达5万人。很多市民扶老携幼,举家出动,都把一睹花灯视为难得的乐事。由于前来为职工代购门票的单位太多,使得公园不得不屡屡宣布近期的门票售罄,从而不得已限制入园人数。

 

40多个夜晚,中山公园人潮如海,万头攒动,但秩序始终井然有序,没有发生过一起治安和安全事故。前来观灯的群众在这充满浓厚艺术气氛的环境中,均能自觉维护公园和展览的设施,保护园林绿化环境。由于观众人数太多,儿童迷失的情况每日都有发生,最多时一天达40多个。然而,他们在公园工作人员和执勤干警的帮助下,全部都及时、安然地回到了父母身边。来自四川自贡的同志说:“武汉观众的文明程度很高,观灯秩序良好。”

 

由武汉、自贡两市政府出面主办的这次灯会,沟通了两市企业的横向联系。由自贡市35个系统或企业参展的灯区工作人员,在汉期间积极与对口企业交流业务,我市一些企业也与之达成初步合作意向。这种“灯贸结合”、“以文促商”的活动模式,为我市群众文化活动的深入开展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经验。

 

据权威人士透露,40多天来灯会门票收入已逾500万元。

 

《长江日报》——我们可以学点什么当观众一饱眼福后步出中山公园,常常情不自禁地发问:武汉市为什么就搞不出这一一类的大型文化活动?

 

面对来自自贡灯会的挑战,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和特大中心城市的武汉市,可以从中获得哪些启示呢?

 

自贡灯会是在民族文化的孕育和滋养下,逐步精湛、娴熟起来。早在唐宋年间自贡就有了新年赏灯的习俗。1964年,自贡市政府举办了首届灯会,而后规模便由小变大,工艺由粗变精,灯具由个体发展为群体,由不动发展为联动,布展由平面发展为立体。至今年已有9届,而且参观灯会的群众一届多于一届。

 

从这次在汉展出的作品来看,其制作工艺的品位之高,堪称一绝。35座灯不仅融传统的制灯工艺与现代科学技术于一体,还注重娱乐性和趣味性,并能与人工美和园林的自然美珠联璧合,富有鲜明的地方文化特色,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我市多年来曾开展了不少大型文化活动,如“灯会”、“艺术节”、“琴台音乐会”、“百龙大赛”等等,为丰富群众文化活动起到了积极作用,但相比之下,我市开展的大型文化活动中,“地方文化”这一特色较之逊色,个性不足。以龙灯为例,造型单一,舞法少变,尚未突破陈旧格局。至于其他形式,或曲高和寡、或层次偏低,难以形成“拳头”,群众当然啧有烦言。

 

自贡灯会据说有个宗旨,即“以灯为媒,广交朋友,振兴经济”。他们把灯会与商品经济紧密相联,既“以文养文”,又“以灯兴市”。

 

此次灯会在汉期间,每日仅门票收入亦可突破l0余万元。与经贸界人士所达成的贸易协议,其经济效益则更为可观了。这种文化活动振兴了地区经济,经济繁荣又推动文化事业发展的良性循环,正是灯会得以充满活力的前提。

 

而在武汉地区开展的某些大型文化活动,常常处于孤立、“单打一”的状态。尽管活动的组织者已看到“文贸结合”的必要性,也试图走出一条群众文化活动与发展商品经济挂钩之路,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如愿,其结果文化与经济不是“双向互补、互为依存”的关系,而往往是文化依附于商品经济,甚至成为商品经济的负担。

 

据介绍,从第二届国际恐龙灯会开始,(自贡)市政府便以灯会丰厚的收入资金偿还企业的投资。现在,所有企业制作花灯的费用,均由政府承担。企业不仅没有负担。而且还大受裨益。此次尽管政府只决定35家企业来汉办展,可争相前来的企业却逾百家。

 

“社会文化社会办”。从企业对文化活动赞助的不胜重负,到企业踊跃参与文化活动,其奥秘在于这类活动首先应使企业受益。当然,这种受益有直接和间接、眼前和长远之分,但是如果只要企业投入,不让企业获利,那只能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使企业游离其外。

 

我市原打算本月举行的“双龙赛”之一龙灯赛事,因经费无着而搁浅,不能不是件憾事。如果能象自贡市那样,企业能从中受益,恐怕不会落下如此遗憾。

 

自贡灯会不仅给江城人民送来了美的艺术享受,更带来宝贵的启示。但愿这种启示能对江城群众文化活动带来生机与活力。



TAG:
4006-820-810QQ:271144208.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please contact us immediately